農網改造升級五大突出問題分析

2016-12-14

一方面是新一輪農村電網升級換代改造正在啟動,巨量改造資金已經激起縣鄉基層的投資熱情,另一方面則是農網改造大量配套措施及法律執行仍然存在“落地難”問題。記者近日在多地采訪了解到,由于農村能耗結構正在發生深刻變化,農村電網改造相對滞後的情況日益突出,農村電網升級換代面臨多重待解的深刻矛盾。

  矛盾一:“三偏低”制約農網發展,尤其是貧困地區農網薄弱。

  目前部分地區農網“三個偏低”問題仍然存在。一是供電能力偏低,河南全省農網110千伏、35千伏電網容載比分别為1.70和1.60,居國家電網公司系統末位,85%的縣容載比低于國家導則下限;10千伏戶均配變容量1.05千伏安,不足全國平均水平的70%,全省仍有“低電壓”用戶70萬戶,約占國家電網公司系統農網“低電壓”用戶總數的20%。

  二是供電可靠性偏低。河南省1/3的110千伏變電站仍為單台主變或單條線路供電;246個鄉鎮沒有35千伏以上變電站。廣西地方電力公司的供電配套設施建設不完善,原農網一二期建設的配電台區,由于當時的設計标準較低,現有的電力設施配套不能滿足負荷迅速增長的需要,出現線路過載、變壓器超負荷等情況,導緻供電可靠性降低,直接影響正常的供用電秩序。由于網架結構仍較薄弱,改造投入資金不足等原因,達到“N-1”供電要求的線路和主變比重較低,農村區域電壓質量不穩定,部分片區仍有“兩率”水平達不到南方區域标準。

  三是裝備水平偏低,貧困地區的供電水平尤其偏低。目前廣東農村電網配網自動化覆蓋率較低,隻有約20%。粵東北粵西北地區農網供電可靠性與珠三角發達地區相比仍存在差距,尤其21個貧困縣差距更大。

  廣西地方電力企業相關技術人員透露,因資金缺口和技術要求不高等因素制約,早期配電網規劃不盡合理, 輸電線半徑小, 線路長, 瓶頸效應比較突出, 局部區域出現卡脖子現象,重過載、設備老化問題突出。目前,110kV 及 35kV 網絡大部分是單電源單台主變壓器供電;電網多呈輻射狀供電,35kV 變電站多為單電源單輻射式接線,電源點單一、部分未達到“N-1”供電要求。配電網覆蓋面廣泛,配電台區分布點多面廣,大部分地處邊遠山區,通信條件差,難以建成完整的綜合數據網。目前實現了簡易水平的縣級配網調度自動化,多為基于遙信、遙測水平,負荷控制難以實現智能化及信息化,配電自動化程度低。

  貧困地區農網薄弱是短闆中的短闆。廣西地方電力企業的統計表明,經過農網一二期建設和升級改造投入後,轄區農村通電率、供電可靠性、電壓合格率及線損率都有較大的改觀,村通電率100%、屯通電率100%,戶通電率99.97%。但戶通電率未達到100%,主要是地處深山老林零散居民或新異地搬遷居民。

  矛盾二:農田配套建設不足,機井通電投資界面不清晰,嚴重制約農村土地流轉的實現,影響糧食及其他涉及國計民生的經濟作物安全。

  在廣東貧困村鎮較多的粵西地區,抽水灌溉用電需求大,但現有的抽水灌溉線路、設備因缺乏專業維護老化嚴重,“蜘蛛網”式供電存在嚴重的安全隐患。湛江存在用電困難的機井有5700多個,涉及近1300個村。

  河南許昌地區已通機井3.5萬眼,占全部機井的56%,但目前仍存在機井通電配套投資界面不清晰、建設标準不統一、管理維護不到位等問題,仍需進一步加強機井通電涉及各單位的統籌協調和協同協作,明晰投資界面和運維管理責任,統一建設标準,加強運維管理,确保機井通電投資效益得到充分發揮。

  占據全國食糖産量半壁江山的廣西有1600多萬畝糖料蔗,80%集中在桂中旱片、左江旱片、桂西北旱片等幹旱貧瘠的坡地,地塊分散,水利、道路等基礎設施條件差,糖料蔗生産基本上“靠天吃飯”,全區有灌溉條件的蔗地不到15%。未來三至五年時間,廣西的目标是建設500萬畝優質高産高糖糖料蔗試點基地,但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延伸到田間地頭的農村電網電壓不足,缺少足夠的“能源動力”。

  矛盾三:維管費用缺口大,地方政府将電力企業視為“香饽饽”,缺乏電力普遍服務補償機制,導緻農村電網升級換代缺少足夠的“地方承接力”。

  國家電網公司周口供電局的調查表明,1998年啟動的農村電網改造将近20年,當時建設改造的線路與設備配變容量偏小、線徑較細,特别是農村下戶線、表箱老化嚴重,安全隐患大。由于周口10縣市整體趸售電價較高,經營困難,同時農村低壓電網維護管理費提取标準偏低,入不敷出,維管費缺口較大,造成農村電網運行和維護困難。“現行自籌資金隻能用于修修補補,難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現在執行的每千瓦時提取7分錢的标準已實施多年,近年來電量增長速度相對于社會上工資水平增長較慢,形成目前維管費總額不足的問題。

  業内人士認為,電力普遍服務從根本上來講是政府的責任,電力企業是接受政府委托直接承擔普遍服務義務,但由于普遍服務成本高,價格低,因此,無論是南方電網還是地方電網,都面臨着履行普遍服務義務能力較低,承受不起普遍義務而産生的經濟損失。而目前地方政府在普遍服務上主要體現的做法是“誰家孩子誰家抱”,很少有合适的、必要的補償,電力普遍服務無持續發展的長效機制。

  矛盾四:電網盈利能力與投資需求矛盾凸顯。

  河南省電網公司負責人介紹,盡管近年來河南疏導了部分電網電價矛盾,但輸配電價仍處于較低水平,難以支撐電網發展投資需求。2015年,河南電網輸配電價178.43元/千瓦時,比國家電網平均水平低5.08分,在華中地區各省中最低,與經濟增速、用電結構類似的山東相比,每千瓦時低5.8分。由于輸配電價較低,河南電網投資主要靠貸款解決,公司資産負債率82%,在全國省級電網中最高,其中許昌縣供電公司2015年負債率高達132.41%。光山縣公司資産負債率為104%。周口10個縣公司的資産負債率大部分在80%以上,綜合負債率達105%。

  在目前輸配電價水平下,保持負債率不攀升,河南電力公司每年投資能力僅約100億元,與“十三五”年均330億元投資需求差距較大。初步測算,輸配電價提高1分錢,河南電力公司可增加投資能力80億元。

  尤其在不少農業大市,工業用電比重較低,售電與購電的電價差距小,利潤空間小。2015年信陽市下屬8個縣公司虧損3363萬元,4家虧損,4家微利,6家公司負債率超過100%。公司經營困難直接影響到企業持續健康發展。

  矛盾五:地方電網自身經營過程中,面臨“冗員”和“結構缺員”,存在經營和安全穩定風險。

  河南已劃轉縣公司用工總量大而不優,主業單位用工超員38.8%,“三無”(無職稱、無學曆、無技能等級)人員占比接近1/4,全員勞動生産率僅有13.1萬元/人·年,僅為省市公司的1/4。同時,縣公司人員在職業素質、服務意識、法制觀念等方面,無法有效适應依法治企、優質服務以及農網快速發展的要求,經營和安全穩定風險依然存在。

  國網固始供電公司總經理方明說:“代管前大量進人,以電養人,代管後人員多是虧損的主要問題,也是曆史遺留問題。”